旅游文化网

当前位置:
   
高云华:去阿勒泰,真好
来源:旅游文化网 | 作者:高云华 | 发布时间: 2024-07-03 | 188 次浏览 | 分享到:

去阿勒泰,真好 


高云华


倚着阁楼的弧形小窗,朗读完“‘小鸟牌’香烟”,又翻看了一遍目录,轻轻合上书,把它装进背包。

这里是青岛的一座老楼,面朝大海。



再次打开这本书时,将是两天后,在阿勒泰的某一扇窗前,窗外或许是雪峰,或许是另外一种样子的海子。

刚下过一场大雨,窗外的海是青黛色的,山也是的,这在青岛并不常见,这里反复重复的词是——蔚蓝。距此4000公里之外的阿勒泰是什么颜色呢?当然,我知道她一定是多色彩的,并且反差对比一定是强烈的,比如雪山的白,沙漠的黄,草地的绿,海子的蓝,但一定有一种意象化的,包含这一切色彩的词语来概括,比如这个词——纯净。

对了,我刚朗读的那本书就是李娟的那本《我的阿勒泰》,她的文字也是纯净的,是可以托付心事的那种纯净,既属于李娟,也属于阿勒泰。这些都是你所知晓的,我说出来是因为这本身就带有一种愉悦感。仿佛说出这件事,我的背上便生出透明的翅膀,可以自由地飞翔,甚至像牧神那样,赶着三万朵小白花做成的绵羊走过天空。



尽管如此,我与阿勒泰最原始的情结却并不始于此书,而是早年大人们的一次对话。我的故乡是黑龙江,童年时,整个冬季都被大雪覆盖。一次,一个常年跑外的村里人回来了,跟外祖父唠闲嗑,讲他在很远的地方遇到的一些事,我就是那次从他的口中听到“阿勒泰”这个名字。他说那儿的雪比我们这儿的雪还要大,有草地大湖,牛羊成群,那儿的人比我们抗冻等等。外祖父听得入迷,脸上不时露出惊讶的神色,那是我很少从他脸上看到的。阿勒泰这个名字特别响亮好记,带有一种野性,我性格中也有野性,所以我把这名字和外祖父的神情都牢牢地记住了。在我心中,黑龙江已是最北的地方,天寒地远,但阿勒泰让我感觉更往北,更遥远,是永远不可能到达之地。现在知道,内地的任何一座城市距离阿勒泰都在2000公里以外,所以小时候的猜想是很靠谱的,孩子往往通灵。白毡房如扯落的云朵,雪赶牛羊走,牧人的腰间挂着刀子,那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呢?这样的疑惑竟在我幼小的心灵埋下美好而神秘的种子,让阿勒泰成为我深深向往的终极理想之地,或曰心灵归隐之所。



这种情结,还要拜冬不拉的悠扬所赐,我很喜欢听新疆老艺人弹唱冬不拉,甘冽的歌声从喉咙涌出的一刹那,人便跟着动感起来,天山、雪莲、湖水,还有玛依拉、阿拉木汗、许多许多的古丽,都在琴声歌声中复活。阿勒泰地区是哈萨克族的聚集区,人人能歌善舞,想必那里的姑娘一定天生牙齿白、声音好,自幼便蒙受歌神玛依拉的眷顾。

地理概念上的辽阔与遥远,令我愚钝并浅薄。许多年来,我竟任凭阿勒乐泰存在于纯净的歌声里,神往,却从未背起行囊(亦或是因为敬畏而不敢轻易走进?),直到文秀、张凤侠、巴太……这些鲜活的身影从屏幕上径直走进我的蒙尘已久的心房。剧中人每一个笑容、每一次拥抱,每一个简单的满足,都让我萌发去爱去生活去受伤,去闪亮地过颠簸日子的冲动,这近乎真实、纯粹的情感体验一次次撞击着我。像很多人表达的那样,我在那辽阔天地间寻找到了心灵的归宿。虚拟社交的空虚,无从逃避的“信息茧房”和“算法旋涡”,这些令人难以挣脱的现实之网慢慢被击破,我的胸膛已经随着牛羊啃食青草的咯吱声,还有夏牧场转场队伍的嘈杂音,一遍遍起伏发烫,一曲牧歌被我无声地唱响,清亮而高远。



心之所系往往是梦想成真的序曲,6月,我偶然在微信群里看到中国诗歌春晚总策划、总导演屈金星的近作《阿勒泰散章》,不仅心荡神驰,嗓子发痒,于是,连夜朗诵并制作了短视频发布。网友说,“因为声音饱含感情,听来宛如崂山甘泉之清脆,阿勒泰雪水之澄澈......”旋即引起网友频频转发。接着,阿勒泰官方公众号也转发了。再接着,屈金星先生转告我阿勒泰发来诗意邀请......

这是何等一往情深的偶然。七月,阿勒泰采风之旅即将开启。盛夏,对于北疆而言,意味着美丽和浪漫。第一次走进向往之地,没有比七月更热烈的了,尽管大雪漫天更合乎我童年关于阿勒泰的想象。友人发来许多阿勒泰的照片,有富蕴县的,可可托海的,喀纳斯湖的......这些景色陌生而亲切,在我的故乡,比如大兴安岭、三江平原、镜泊湖,我见过类似的景象。它们都是天空和大地商量了千万年,才写好的一行行诗,我即将圆梦,成为千万个赴北疆旅游的幸运客中的一个,去拜读那些散落在天地间的诗行,句读,标点......这真好。



去电视剧《我的阿勒泰》的取景地——张凤侠的小卖铺,这是接待方为我们采风团安排的内容之一,我心向往之。不过,只要是牧场深处的小卖铺都可以,如果真的有“小鸟牌”香烟和“砰砰”白酒则更有趣味,没有也无妨,有些东西早已化作抹不去的真实记忆,是可以触摸的那种。我们还会经过白哈巴村、禾木村、喀纳斯村、卧龙湾、神仙湾、月亮湾、可可托海、额尔齐斯河......你完全能想象得出,这些名字对我意味着什么。



也许还能见到娟姨?可不能再这么贪心!回到世界和自我最初的样子,心要纯净得不带一丝杂质,方与山水相得益彰。带上《我的阿勒泰》这本书,随便有一个小卖铺的女主人能为我签名留念就好,去阿勒泰的人都想见娟姨,然不去打扰,在彩虹下注视才是最好。



可以确定的幸运和幸福是,此番同行者皆良师益友,他们的才学与情趣远胜于我千万倍。如果你刚巧读过《牧神的下午》这首诗,你便可以想象得出,阿勒泰在他们的眼中将会涂抹成怎样的大写意:

我已经核实过了

牧神下午将赶着三万只绵羊过天空

请白云让道、请黑云让道

哪怕你是彩云,你也得让道,我们亲爱的牧神

准定今天下午三点

赶着他心爱的乖巧的绵羊过天空

请大雁让道、请大雕让道

哪怕你是飞碟,你也得让道,我们亲爱的牧神

赶着整座草原来了

草原上星星点点的小白花们就是他心爱的

绵羊,不仅乖巧

还芬芳,使劲地嗅,从鼻孔一直到

你的肺,使劲啊

牧神赶着他的整座草原,和三万朵小白花

做成的绵羊,过天空来了

让我们

让我们抬起头,使劲看

看,看,看透这个下午

看到三点钟

你心里就痛快了。

这是诗人安琪的诗,春天刚写的,我们同行。真好。



高云华艺术简历

高云华,作家、主持人、中国诗歌春晚签约朗诵艺术家。1987年毕业于哈尔滨艺术学院,长期担任电视主持人、报社记者等职。编导主持过400多场音乐会及各类演出活动,曾在全国、省、市朗诵艺术比赛中获得金奖等荣誉。先后应邀赴法国、新加坡等国讲学,传播汉语语言艺术。自上世纪90年代至今,在海内外报刊杂志发表散文、诗歌作品百余篇,创作并与著名朗诵艺术家表演的《瓷路之歌》《为你而来》《读陶瓷》《温暖风雪夜》等诗歌作品获得广泛赞誉。2022年冬奥会期间,创作的诗歌《清澈的泪,只为中国》热传网络。全程参与2008青岛奥帆赛、2018青岛上合峰会等国家重大活动,担任国礼艺术创作等相关工作,系重大活动筹办专家。爱好广泛,涉猎音乐、影视、摄影等领域,于2016年创立微信公众号《云华伴读》,发布《空山鸟依人》《青岛之歌》等原创及经典诗文朗诵作品400多首。著有散文集《红炉白雪》和音乐笔记《节目单》。现居青岛。


(供图 阿勒泰文旅局)

散文随笔
更多
文章列表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