跪拜史圣无伪情——读党端婧诗歌《拜谒司马迁》
来源:旅游文化网 | 作者:伍宏贤 | 发布时间: 2024-07-09 | 97 次浏览 | 分享到:

拜谒司马迁


党端婧.西安


盛夏中午

燠热不堪

手中矿泉水都不甘甜

大地熔炉

步道在脚下绵延

急切走进

司马迁墓园

瞻仰那位史圣

那位在进与退之间

在大任与屈辱之间

作出艰难抉择的先贤


司马迁

家风熏陶,本性刚毅

沉浮在浩瀚史河

凝练出一世正义

新创纪传体

一笔直书三千历


时间何其厚重

但一束光透足矣

划破黑暗深邃

如箭矢穿透朽木

使沉默者不再沉默

让嚣张者不再暴戾

颂之得当,唾之合体


墓园一座塑像 

举首望远,魂照人寰

似可见忍辱负重的硬汉

笔正春秋的卷卷竹简

让人敬仰,让人感叹


祠间一座牌坊

高山仰止四字璀璨

周遭围绕松柏、玉兰

守望伟人史圣

护卫古哲先贤

我鞠躬一拜

心中念念

史记越千古

司马万世传


应该说,这是一首匠心独运、精雕细琢的诗歌。诗人冒着盛夏酷暑,去往史圣墓园拜谒,而后著就一首诗,表达“此在”现场的感受,这种抒情是真实的,是质朴的,也是珍贵的。不扭捏,不伪情,不做作,我认为这便是好诗之根本。端婧是最讲真情的一位大长安女诗人。她的诗皆有感而发,此“感”,即是对眼前之人、事、物所感,要真真切切地看到所要吟咏的事物,其形其状其质,都不“臆造”,使之富有生动鲜活的意趣。

《拜谒司马迁》一诗,我觉得是诗人诗情漫溢的吟唱。时间:盛夏正午;地点:司马迁墓园;因由:瞻仰史圣先贤……一切所见,天时地利人和,一首诗歌便从从容容在胸中织出锦绣,经三日字酙句酌,方才推出。这是情感的沉淀,是诗意的洇染,是对文字的敬畏。一部《史记》,煌煌三千年历史,开中华文明之“纪传体”史记之先河,这不能不对一个烈日下拜谒者心灵产生荡涤,激起浪花,掀起狂浪。随之,她的那双绣花鞋,一下就忘情地踏进了诗意的长河,寻觅到著作《史记》的源头活水,原来是刚毅本性,受到绵绵家风之熏染,使迁公的锐目如箭矢,穿透深邃的黑暗,写下一卷卷历史的真实。“使沉默者不再沉默/让嚣张者不再暴戾”这看似呐喊的话语,入得诗来,便是诗人发出的感慨!这部《史记》的字里行间,无不凝聚着太史公的殷殷心血啊!

拾阶而上,最高处的墓冢,如是一座高塔,矗立在诗人眼前,那象征“五子登科”的五棵柏树,如史圣手中的笔,直触霄汉:“笔正春秋的卷卷竹简”“魂照人寰”“让人敬仰,让人感叹”!

在司马迁墓园,走过九十九级台阶,踏过巨石上的屡屡斑痕,遥望不舍昼夜如是天上来的滚滚黄河之水,诗人心绪难平……

回望猎猎龙旗下那座巍峨牌坊,“高山仰此”正在松柏玉兰间璀璨,这岂不是“守望伟人史圣/护卫古哲先贤”的真实景象?!

此刻的诗人,将思绪拉回脚下的现实,遂振臂高呼:史记越千年/司马万世传。她以此振聋发聩之声,向世人宣示:史马迁以残缺之躯,给予了完美三千年历史的真实!我愿意为之一跪,并愿许诺,为诗,必挚爱;为爱,情必真:过往历史可能风云变幻,持笔“史记”不可半字糊涂!

党端婧女士的诗《拜谒司马迁》有深厚的古诗词功力,既意蕴丰赡,又气势恢宏,既意象绵密,又警句迭出,是其应该肯定的,并望能够继续发扬光大,吟咏出更多美好的诗章!


2024.7.6于西安北院门


image.png

作者简介

党端婧,微名润田,古城西安人,航天某研究院处长。研究生学历,高级政工师。陕西省诗词学会会员,省职工作协会员,神剑文学协会会员,省中老年书画协会会员,西安市金石诗词学会会员,澳华诗艺会员,陕西汉唐文学艺术协会理事长,天朗艺协常务副会长。代表诗作《春雨》《望南天》小说《落霞》。曾多次获国内外诗歌奖项。出版诗集《云端之歌》《砚田水韵》等。获全国先进老年教育工作者,西安市百姓学习之星。


image.png


伍宏贤,中国散文学会会员,陕西省作协会员,丝路文化院评委会主任,汉中市汉台区作协副主席,有诗文发表、入刊、出版。

更多
文章列表
 旅游文化网

当前位置: